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的撒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的撒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通了这一点,我心里自然是悲愤至极,恨不得现在就去抓到那黄段子侍女,让她尝尝那些足以害羞到晕倒过去的羞耻ly。
  
      可惜,在发泄怒火之前,我现在得先面对小狐狸的怒火。
  
      “这是洁露卡临时前帮我整理衣服时留下来的,你也知道她是我的贴身侍女,做这种事也合情合理吧。”
  
      “哼,你以为我真的不清楚吗?整理衣服会留下……留下这种狐媚子味道?分明就是做了……做了那种事情留下来的味道,你以为本天狐到现在还分不出来吗?”
  
      见我还敢狡辩,小狐狸重重把鼻子一哼,美目之中流露出危险的目光,张牙舞爪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
  
      的确,如果换成是神诞日之前的小狐狸,是觉得分不出这股香味究竟是沾上来的余香,还是做啪啪啪运动时所留下来的浓烈爱哔香味。
  
      可惜的是,半年前那场盛大的神诞日,让万众欢腾的同时,也让这只小狐狸,在我的身下完成了少女到人妻的转变,从那个懵懂无知,连恋爱是什么东西都不懂的纯洁狐人族少女,一举变成了缺乏理论知识但是拥有了实践经验的候补少妇。
  
      所以,凭着灵敏的鼻子和实践的经验心得,分辨这两者的味道,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了,我该后悔太早将这只小狐狸拿下吗?
  
      不,才不会!后悔这种事情,还算是男人吗?!
  
      虽然在心里很有气势,很mn的这样怒吼了一声,但是实际上,我现在的神色说多怂就有多怂,完全就是一副被某个背着书包打着蝴蝶结的死神小学生用手指笔直指着,说出真相只有一个的凶手心虚状。
  
      “果……果然如此……没错了……和那个侍女……做了吧……做了那种事情吧。”
  
      如果说露西亚刚才脑海之中,还打着99%这个数字,那么这一个,那个个位数的9,轻轻跳动了一下,变成了0,整个数字赫然变成100%。
  
      这个坏蛋……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自夸,每一个小动作,露西亚都熟悉无比,都能够清楚的从中猜测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而现在露出的这种表情……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
  
      “不……不知廉耻……竟然连……连自己的贴身侍女也不放过……你这个偷……偷腥的坏蛋……明明已经有了本天狐……明明知道要来这里……却……却还敢和侍女做……做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这一次绝对……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
  
      用完全黑化掉的低喃声说着,这只小狐狸全身仿佛被一股黑色雾气所笼罩,那根柔软的狐狸尾巴,突然嗤啦一声,六十度高高正正的竖起,上面蓬松柔顺的毛发全部炸了开来,两只拳头紧握垂下,微微低头,上半张脸掩盖在刘海的阴影之中,只能看到黑色一片。
  
      哦哦哦,久违了的小狐狸大愤怒的姿态……话说我在感叹个屁啊,现在这种时候逃命要紧。
  
      我也顾不得会惊扰外面那些还在辛苦巡逻,誓要擒拿淫贼的正义有为的狐人青年们,一个翻身闪掠,就想冲出帐篷外面。
  
      可惜,太高估自己被压榨后的体力,也太低估小狐狸的速度了。
  
      以小狐狸接受了天狐考验,又从三个野蛮人吃货那里训练了将近半年,几乎到达一种鬼魅莫测的极致速度,就算我还精力充沛,并且超长发挥个200%的实力,除非是在妖月狼巫状态,不然也别想凭着速度能从这只小狐狸手上逃脱。
  
      果不其然,我还没掠出一米的距离,一双小手就已经拦在面前,明明是看似只能用来端起装着红酒的高脚杯轻轻摇晃品味的纤细华丽小手,却轻而易举的将我这个高达的男人一把拦截下来,硬生生的让我的身体停滞在了半空。
  
      “哼哼,你这坏蛋,想去哪里?”
  
      “哈哈……啊哈哈……尿急。”
  
      一段相当简单的对话过后,我理所当然的被小狐狸压了回去,并且是……扔到她的床上。
  
      喂喂喂,这种桥段怎么如此熟悉,角色反过来了吧。
  
      还没等我呲牙咧嘴的坐起来,又被这只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奇怪东西的小狐狸,重新压了回去。
  
      两条**跨坐在两边,那让人遐思的香臀,重重落到了我的小腹上,用两只小手摁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躯干牢牢固定在床上,这种暧昧无比的姿势,若是有狐人恰好在此时闯进来,看到圣洁无比的天狐圣女,竟然以这种强迫性的侵略姿势,将一个男人压倒在床,肯定要泪奔而去,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你……你要干什么?”
  
      我艰难的噎着口水,虽然从小腹传来的温热柔软弹性很是**,但是相比之下,还是对接下来的未知惩罚感到更加恐惧。
  
      紧咬着嘴唇的小狐狸,就这样压着我,低着头瞪了我好一会儿,那副凶巴巴的表情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双媚眸,开始湿润,腾起了雾气。
  
      “等等,有话好说,想怎么惩罚都行,就是别哭啊。”
  
      哪怕是面对艾鲁法西亚萝莉的熊拍亦能面不改色的本德鲁伊,最怕就是见到这种情况,此时不由的慌张起来。
  
      “你……你这个坏蛋……”
  
      似乎完全没听到我在说什么般,小狐狸鼻子一抽一抽的喃喃起来。
  
      “一走就是半年,也没个音讯,好不容易来一趟,身上竟然带着别的女人的狐媚子味道,还要用这副……这副**肮脏的身体,碰触本天狐……欺负本天狐,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
  
      说着说着,眼中的雾气越发浓厚,很快就在眸子之中蒙上了一层晶莹闪烁的泪光,樱唇倔强的微微撅着,似有说不出的骄傲和委屈。
  
      “不……不可原谅……必须好好……好好的惩罚你这个坏蛋才行……明明已经有了本天狐,明明要找本天狐……还敢……还敢……既然这样的话……”
  
      小手快速在眼睛上一擦,带着无数水晶般的光点,再次直视过来的小狐狸的双眼,变得果断、坚决而……娇羞妩媚。
  
      我的心头陡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就听到露出一副仿佛已经决定了什么事情样子的小狐狸,俏脸越发红晕,最后竟然像煮熟的大虾一样通红,甚至隐隐有冒烟的趋势。
  
      究竟……那个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让她如此害羞的事情,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看着小狐狸虽然羞的大脑发热,嗡嗡作响,但还是紧咬着樱唇,不肯放弃某个惊人的决定,我心里越发的悲鸣。
  
      情况好像……好像有些不对劲,对了,那黄段子侍女留下来的过期避孕药……不,是大力丸呢?
  
      我突然想起神诞日的时候,洁露卡塞给自己的小瓶子,连忙往身上摸了摸,顿时露出苦瓜脸。
  
      在冰谷的时候……已经用光了。
  
      此时此刻,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仰天大喊,补魔侍女赐予我力量!
  
      “没办法了……本天狐也是没办法……没办法才这样做……绝对……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只是为了让你这个坏蛋,不去祸害更多的女孩……绝对不是想将你绑在本天狐身边霸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
  
      到了这种状况还要嘴硬傲娇的小狐狸,简直萌爆了,一时间,我连自己的小命堪忧的处境都抛在后头,一定不定的盯着小狐狸,要将她现在的模样,声音,深深的刻入脑海之中。
  
      “干……干嘛这样色迷迷的……色迷迷的盯着本天狐……我知道了,一定又在想那些奇怪的事情吧,对吧!”
  
      明明好像要对我做出一些更不得了的事情的小狐狸,现在却反而恶人先告状,对我紧盯着的她的目光感到害臊羞怯起来。
  
      “呜!总而言之,就……就是这么回事,为了让你这个坏蛋……你这坏蛋不能去祸害别的女孩,只好……只好这么干了。”
  
      这样紧闭着眼睛大声说完,脸色已经完全红的跟冒烟的苹果一样,露出骑虎难下的犹豫以后,逐渐开始自暴自弃起来,颤抖的伸出小手,在我的衣服上摸索起来。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足足用了大半个小时,这只大胆的小狐狸,才算将两人的衣服脱下,变成**拥抱的状态。
  
      “听听听听……听好了这这这这……这可是是……是那个……那个迫迫迫……迫不得已……所……所以说……说啊……就是……那个……那个……”
  
      显然,说出这种语无伦次的话的小狐狸,已经羞的意识模糊了,几乎是在靠本能行动。
  
      然而就算如此,她也没打算放弃。
  
      然后,淡淡的,娇媚诱人的呻吟声,在上午阳光的照耀下,再次徐徐地从帐篷里面升起。
  
      不知道那些狐人会不会觉得奇怪呢,平时勤快无比的圣女大人,今天为什么……只是在早上露了一会面,一整天的时间,就窝在帐篷里再也没有出来过呢?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说,总之,不到半个之后,我这个昨晚才刚刚本榨的一干二净的丧家之犬,到是先赢了一回合。
  
      搂着娇喘吁吁,不堪愉悦而全身都在颤个不停的无力趴在自己怀中的小狐狸,我发出一声自信满满的鼻哼。
  
      太甜了,虽然我现在的战斗力已经不足正常状态下的20%,但是,还不是你这只全身满满的敏感点,兼且战斗力比维拉丝也强不到哪里去的小天狐,可以战胜得了的。
  
      但是,志得意满的我,显然又忘记了一件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好不容易从被玩坏掉的失神状态之中,喘息过来,娇躯逐渐停止颤抖的小狐狸,当抬起头的时候,那双妩媚眼睛,已经被一层妖艳的淡淡红光说笼罩。
  
      我:“……”
  
      前略,天国的奶奶,孙子在一片美丽的花田之中看到了你的身影,相信我们很快就能重逢了。
  
      ……
  
      又是被一大早的阳光弄醒,勉强睁开眼睛,恍惚了数十分钟以后,我才回忆起昨天的事情。
  
      香艳而惨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在我几近灵魂脱壳,以秒速百米的速度快速接近河的彼岸的时候,天狐状态下的小狐狸,才算满足的饶过了我。
  
      然后连吭都没医生,立刻就昏睡过去,直到现在。
  
      虽然睡了一晚,体力面前补充了些许,不过想坐起来还是有点困难。
  
      酸软麻木的身体,只能面前感受到一具光滑温软的娇躯,像幼猫般的蜷缩在自己怀中,睡的很香甜,很满足。
  
      这小骚狐狸,还真敢乱来啊,就不怕把我的小名都给榨了么?
  
      仰望着帐篷顶,我无奈的笑了一声。
  
      当然,如果对这只小天狐有着深深了解的话,就会知道,她所做的事情,虽然包含着生气在里面,但大部分的动机,其实还是一种久别重逢,宣泄感情的撒娇。
  
      因为嘴硬傲娇的属性,无法像莎拉和宝贝女儿们她们那样,直接和我撒娇,就拐弯抹角的通过一些其他方式实现,借此泄自己的感情,这样的小狐狸可真是让人又气又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