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每天都在征服情敌 > 第111章 番外

第111章 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古闺蜜嫁人多感慨悲歌之情,更别说,一嫁嫁了俩,容妩心里的悲歌都可以引吭一曲。∝八∝八∝读∝书,.◆.o+她对着镜子,手一抖,悲愤得口红都擦歪了。

    她转过身,双眼涣散地一脚踹起了赵婷:“四点了,快起来化妆!”

    今天是许盈沫和赵婷二人大喜的日子……哦不,是两个人分别和男神大喜的日子。距离毕业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事业稳步的同时,该安定的也要安定下来了。

    赵婷从被窝里拱出头,绝望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艰难起身:“知道你芭蕾跳得好了,但国民校花的屁股也是你能踹的?”

    “你再不起来,就不是我踹你的问题了,新郎和伴郎们会进来一人给你一脚。”

    两个人如往常般,你来我往地斗了几句,一边穿好衣服洗漱收拾。走进化妆间的时候,扑面而来的亮光照耀,就好像走入了一个全新的光明世界,容妩心里忽然叹了一口气——这算是赵婷结婚前,她们最后一次开玩笑拌嘴了吧?

    许盈沫已经在镜子前坐下了,何润萱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比赵婷容妩她们起得更早。这场婚礼,虽然从一年前就开始准备,不过经过漫长的磨合,最终各方达成了一致协议:传统、从简。

    原先谢家派来经办婚礼的人,是想按着他们习以为常的天主式婚礼来办,却遭到了闺蜜团一众的反对。而且明显大家都是有着话语权的,给出的理由千奇百怪,让谢家来使叹为观止。

    许盈沫摊手:“我又不信基督。”

    何润萱深意一笑:“置我们七八个伴娘于何地啊?”

    水兵一脚踩在椅子上指天:“我们都是俗人,搞什么偶像剧画风!”

    赵婷翻开一页书:“国外那套都能办得这么地道,为什么不办传统汉婚。”

    容妩一掌拍桌子:“这么庄严还让我们怎么玩?”

    陆蔓琪倚在沙发上,矜贵颔首:“国内的教堂???”

    许佳倩瘪起嘴:“没法成群结队看热闹了,好无聊。”

    焦子玉的笔在小本子上戳戳戳:“这种婚礼无法给我提供创作素材和灵感!”

    宁真的纤白手指捏成拳:“……tmd!老子是gay!”

    七嘴八拉舌的,谢家派来经办婚礼的副职管家,在一片枪林弹雨中阵亡败退了。他虽败犹荣,此役远跨重洋,也传入了谢家朋友圈,一时哗然。

    哦豁,敢如此不留情面地驳回婚礼意见,谢斯哲的小伙伴们,登时都对新娘那边的男男女女们如雷贯耳啊!

    婚姻更多的是两家的事,不是想任性就能任性,正如许盈沫她们不习惯谢家提议的婚礼,谢家对许盈沫她们提议的古制汉婚也觉得颇为滑稽,像唱大戏,成何体统——毕竟陆老爷子早已故去,能为此事说话的长辈不再。

    激烈的碰撞,却也是现实。谢斯哲本想回家一趟,说服家人,他有九成的把握,许盈沫却说算了。

    “这样强迫来的妥协并没有意义,还是等哪一天他们主动接受……”才能说明我们的文化真的被自己人重新认可了。

    于是两边各退一步,不想再有摩擦,干脆一切从简,用了普通的婚礼仪式,地点选在国外一座海岛上,何润萱的妈妈请了假,这段时间忙前忙后,陪着舒茂菁一起置办这场简单婚礼。许佳倩跟着跑腿帮忙,也是她妈妈的嘱咐,毕竟她差点走上岔路的时候,是姐姐把她拉回正道,以后她算是许盈沫的娘家人了。不管舒茂菁和桐艳丽的关系,是多么尴尬和无解,许佳倩总是要在姐姐的婆家面前给她撑腰的。

    .

    两个妆师和两个化妆助理都是从国内带来的,另外还请了两个本地女佣过来帮衬,此刻见一群惊为天人的漂亮女孩儿们一拥而入,她们似乎是朋友,说说笑笑地陪新娘化妆,这两个年轻女佣也忍不住露出羡慕向往的神情,抿嘴微笑着看她们——美好的一幕不分国界。

    容妩拖了张椅子,胳膊搭在椅背上:“奇怪,你俩怎么这么精神,赵婷的头都快掉到地上了。”

    赵婷双眼迷蒙,坚持着翻了她一个白眼,许盈沫神采奕奕:“我一夜没睡,现在当然精神。”

    “……你该不会是兴奋的睡不着觉吧……”

    何润萱无奈:“她聊天聊精神了,说了个通宵。到婚礼上肯定要杯具。我劝你现在趁着化妆快睡一会儿。”

    许盈沫扭身子:“我睡不着,婚礼的时候,你们一看我头歪下去了,就在后面掐我一把。”

    这话是习惯性地对朋友撒娇,何润萱听着她开玩笑,思绪飘远。昨天晚上,她和许盈沫一时感慨,两人总有很多似乎拼了命都说不完的话。许盈沫尤其难改操心命,嘱咐了她很多很多。

    “你能看开我也就放心了,那个男朋友分了就算了吧,不过他还真是挺美型的,看着都能多下两碗饭呢。”

    “说起这个,我发现你比上个月又瘦了点,高中时候还能100斤,现在有85斤吗?”

    “就算你觉得我唠叨我还是要说,拍戏的时候,在外面一定得记得按时吃饭,别觉得不饿就不当回事,作息一定要规律。”

    “我觉得改天还得叮嘱一下你那助理……”

    何润萱在床上滚来滚去:“我的助理经纪人都挺喜欢你的,说你比较有众生缘。”

    闻言,许盈沫得意地一蹬被,差点把被子踢下床:“废话呀,我当然要对他们好了。你以为我是圣母吗。”

    黑暗中一片安静,何润萱低低地“嗯”了一声。

    她知道,对经纪人和助理好一些,这是许盈沫下意识的举动。无非是希望他们对自己好,让自己少吃亏。这善意是如此的微妙,就像父母也会对孩子的身边人好一些,总归都是为了牵挂在意的人,才结这个善缘。

    如今她们不再是二八年华的青葱时代,也要面临结婚成家,这个大部分人避免不了的一道坎儿。作为朝夕相对多年的朋友,她知道许盈沫在努力证明什么——

    “你生病了受委屈了劳碌奔波了,我会心疼。然而这是你喜欢的道路……所以你记得不管遇到什么,我永远都在这里。”

    “你放心去拼去闯吧,真的不用怕失去什么,因为你永远不会失去我们,我们就是你的一切。”

    还有的话,她没有说出口,何润萱也能懂。

    就算是成家立业,死心塌地的友情也是不会变的。我们仍然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父母以外,最关心你的人。

    何润萱也知道,哪怕自己一无所有,也总有很多人,会像家人一样守护着她。

    她从回忆中抬起头,水兵在打量造型,容妩一旁出谋划策,赵婷一改外人面前的矜持,大笑起来……她何其有幸啊,拥有这么多的家人。

    ****

    造型完毕,天色已大亮,按着国内那套流程,现在许盈沫和赵婷应该各自去婚房,等着她们苦逼的新郎来撞门了。然而——

    妆师和助理惊见两个新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嘻哈一笑,然后携手而去,同入洞房,关上了房门。

    妆师和助理面面相觑。

    来打杂的女佣试探着用英文问了两句。

    别墅外红毯铺开,穿红白制服的乐团都已经就位了。妆师不确定地看了许佳倩一眼,半是提醒半是困惑:“时间快到了吧,她们还不快准备一下?”有什么闺蜜叙旧的,不能结完婚再说?

    许佳倩整理了一下礼服,和焦子玉一人一个脑袋,探出窗外,顺口回了一句:“不是已经在等着了吗,门都关好了。”

    妆师:“啊???”

    她觉得一定是自己今早四点钟就起床,所以没有睡醒;或者是新娘们今早四点钟起床,所以没有睡醒。总之,一定有谁没有睡醒。

    虽然不是第一次跟集体婚礼和国外婚礼,但却是第一次见新娘在同一个房间出闺门的,她们都要忍不住畅想,待会儿两位新郎过来接人时,那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了。

    很明显连不熟悉国情的棕皮肤女佣们,也是这样认为。

    ---

    房间里,容妩和水兵已经把鞋子藏好了。这间海边别墅的卧室很大,连着衣帽间以及宽大的露天花台,几个人倚着栏杆,听着不远处浪花起落的海潮声,露出一抹深藏功与名的笑意。

    终于到了指定的时间,乐团的奏乐响起,焦子玉和许佳倩匆忙推开门,进来通风报信,谢斯哲和柯荇两队人马,已经在楼下进行了历史性会晤,带着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进了同一座别墅。

    听焦子玉言辞精准、淋漓尽致的形容,屋子里爆发出笑声,水兵赶紧把门抵好。

    于是跨越重洋和国界,踏过长长红毯和婚礼进行曲,两位美男携伴郎天团,正式登场!

    殊不知进门迎接他们的就是杯具。

    .

    其实一开始谢斯哲和柯荇发出邀请函的时候,交情颇深的小伙伴们大多顾虑了一下,随即跃跃欲试——他们以前就听说过许盈沫的英俊事迹,这个比他们豪门阔少还会把妹的女神,俨然成了他们心中不朽的神话。尤其是经过了谢家副管家黯然退场一事,再一听说这个伴娘团,那就真的是久仰大名了,小伙伴们特别想去瞻仰一下。

    可一边想着,一边纠结,毕竟谢斯哲和柯荇和女友是真爱,都已经如此艰难,他们小伙伴要是没两把刷子,直接被伴娘团碾压了,那多没面子?谢家副管家覆辙,不可重蹈。

    而且据前方传来可靠情报分析,目测这种可能性高达90%。

    在那群仙葩面前,豪门阔少算什么啊,豪门阔少把到的美妞,得拿全球限量款高定和私人飞机游艇来征服。到了伴娘团这里,还不一定买账呢。你看她们驳回婚礼的理由,那么千奇百怪,什么“因为无法提供创作灵感”“因为老子是gay”“埋没了伴娘大展身手的机会”……一个婚礼而已,你们关注的会不会太多了点?

    在这种既想好奇瞻仰、又不甘服输的心态下,每个伴郎都是严阵以待,恨不得从头到尾给自己用钻石钛合金打造一番,上去就璀璨全场。

    于是伴着交响乐的奏鸣,这六大伴郎天团“粉墨登场”,却偏偏要把脚下红地毯走出七大常-委头顶青天的架势。这气场排山倒海而来,妆师捂着胸口,助理扶着墙,女佣面面相觑惊疑不定——他们结婚都这么气场搏杀吗?

    隔着门缝看他们的伴娘团:→_→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按照国内的风俗,现在要开始撞门了。对此一窍不通的伴郎天团,此前特意让助理跑去网上贱度了一下,助理觉得这事宁可夸张点,不能掉以轻心,不然少爷出丑了怎么办?于是一番修饰,说这个环节特别难,难啊,好多新郎,答不出题,撞不开门,气得当场摔了衣服,都不结婚了。好恐怖呀!

    伴郎天团们一听就紧张了,看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得了解一下敌我双方战力才行。又听说对方伴娘团里有个怪力美女,力气大得堪称魔性,那啥一人能撂倒几个爷们儿。好恐怖呀!

    看来这确实是一桩很大的难题,但小伙伴们怎么能就这样服输?在如雷贯耳的偶像·伴娘天团面前,豪门阔少们怎么能丢这种脸?于是未雨绸缪,心有灵犀,心照不宣,默契地……他们今天带了好几个保镖、脑筋急转弯专家、各种顾问。

    踏着红毯意气风发的伴郎团:呵呵,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

    谢斯哲怜爱地看了朋友们一眼,只对身边的助理使了个眼神,于是铺天盖地的空白支票从门缝里塞进去,伴随着里面的笑语阵阵,只听水兵一声惊呼:“哎呦卧槽!谢斯哲你真是拼啊,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拦门,那就赏脸让你们进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