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风流逃兵 > 第155章 意外起强拉帷幕

第155章 意外起强拉帷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夜半三更睡眠时,木易背着个小背包,黑衣黑鞋黑头罩,含胸驼背装中年,身影矫健如幽灵,穿街走巷箭步飞,顺阴暗朝华府别墅区方向而急去。

    他临近别墅围墙,停在路边高大的榆树树阴中,等一辆车从身后驶过远离,避开围墙上方摄像头,迅闪到围墙根,灵捷地爬栏墙而上,翻过脉冲电网,跳墙而入,小心避开众多摄像头,再一次来到88号别墅前。

    绕别墅一圈,仔细观察摄像头布置,发现没有一点漏洞,别墅周围全笼罩在摄像头的范围内,明显是专家所布置的。

    微一拧眉,只能等下毁了监控硬盘。他翻过矮围栏,闪身跑向别墅大门东侧的阳台边,一跃而起,身达最高处时,卷缩的左腿猛伸,脚尖蹬在墙上瓷砖缝间,身形再次拔高,右腿再猛蹬砖墙,身体向后斜射而上,伸臂伸直,戴着纱线手套的双手扣住四米多高的阳台,身体大幅摇摆几下后,双臂臂力突一迸发,引体向上,头即超过阳台,再翻身而上。

    阳台处的双扇格子玻璃门紧闭,更拉紧了窗帘,让人看不到屋内的情况。木易贴耳玻璃门细听,阵阵轻微的呼噜声传来,放下心来,解下背包,拿出两条干毛巾和一卷胶带,用胶带一道一道贴在门锁边的一格玻璃上,再铺开毛巾,压在玻璃上,轻拳擂出击在玻璃正中,轻微咚地一声,紧接着咔嚓一声响起。

    再贴耳细听,呼噜声依旧从破碎的玻璃处传出,变得更响,放心地慢慢撕开胶带,小心取下碎玻璃,直到能伸手探入,打开门进入室内。

    花园灯的灯光微亮室内,木易来到床边,不出所料,床上躺着的正是马援朝和徐玉英,弯腰一掌刀狠劈砍在马援朝的右颈,肉与肉的碰击发出一声闷响,呼噜声立止。

    抽出右脚裤腿内的匕首,拿一条薄被放在马援朝的左颈边,再手落刀起补上一刀,喉管断,血涌出。没有一丝快感,反而心里暗哼了一声,真是太便宜这人渣了,一点痛苦都没感觉到就死了,都怪自己做不出千刀万剐那种残忍的事。

    木易看向背对自己的徐玉英,没一丝犹豫一拳用力击在她的后脑勺,睡梦中的徐玉英瞬间陷入昏迷。

    再次解下背包,木易拿出文件袋,抽出打印纸,扔在床上,解下纱线手套,露出胶手套,沾上血,在床头墙上写上‘杀人者,打虎武松是也’九个字,擦净胶手套上的血,戴回手套,在床柜上找到马家的一窜钥匙。

    出门在别墅内一番搜寻,在一楼西北角一找到一间疑似监控室的房间,慢慢摁下锁柄,轻推出一条门缝,荧光透缝而出。再推大门,只见一个穿着黑背心,身材健硕的壮汉躺在七八个显示屏前的躺椅中,貌似正在熟睡。

    目光一冷,认出这人就是马援朝那四个保镖之一,没想他这么不敬业,值班时还睡觉,不过也能理解,毕竟这么多年没出一件小事故,任谁都会放松心神。忙收敛气息,蹑步靠向保镖,欲架匕在他颈间。

    或许是感应到匕首饮血后散发出的无形杀意,保镖突然惊醒了过来,却为时已晚,一见颈间的匕首,一丝惊慌在迷蒙的眼中一闪而过,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忙看向木易,却只看得到一对清澈明亮的黑目,轻声道:“你是谁?有什么目的?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如果你就此离开,我保证不追究。”

    他说着话吸引木易的注意力,放在小腹的右手滑下,伸向腰侧的枪套。

    “举手抱头。”木易不会放过一点小动作,压嗓变声轻喝了一句,右手一压,锋利的匕刃挤入保镖的颈肉,压出一抹血丝,顺着匕刃滑到匕尖,滴落到躺椅上。

    “你知道杀人的后果吗?你会被警方抓捕,更会遭到我弟兄们的追杀,以后整天在疑神疑鬼、惊慌恐惧中度过,那种日子是生不如…!”保镖受痛而面不改色,依旧施展心理攻势。

    木易双目一眯,左手一拳擂扁保镖的鼻梁,鼻血挤溅出。瞬间的巨痛,让保镖说不下去话,目中洒满痛苦的泪花,一声痛哼,感受到木易的坚决,无奈放弃反抗,举起双手枕到脑后。

    “哼!”木易左手从保镖腰侧的枪套中摸出一把手枪,握着枪握柄,三下分别砸在保镖的两腋下和胯间,保镖痛得夹紧双腿,双臂发着抖,脸上肌肉直抽,憋着痛,紫了脸。

    木易抓着保镖的衣领,扯起他的上身,拖到椅扶手外,猛往下摁他的脑袋,同时右膝迅抬,膝盖撞击在他的后脑勺,保镖瞬间昏迷过去。

    扶保镖躺回躺椅,拔掉五台电脑电源线,拆开主机,拆下五个硬盘,打开窗户,跳出别墅,快速离开。

    ……

    早上9点,接连发生了三起‘武松杀人案’,点燃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无数的人在无数的地方,议论猜测武松到底是谁。

    当事人木易却沉浸在幸福的美梦中不可自拔。他累到了,昨晚用汽油烧了作案时的衣物,砸了五个硬盘,连同匕首,扔进了大江中,回到家中,激情了两个小时才左拥右抱着沉沉睡下。

    一条刺目的光亮从两扇窗帘的缝隙中硬挤入房内,横压在床上三人的赤身上,烫醒了苗姿。她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坐起身,只见吴岚玥侧身四肢紧缠木易,一条腿压着木易的坚硬,忙挪开吴岚玥的腿。

    看着弹起的坚硬,不禁想起凌晨的荒唐,顿时羞臊不已,但更多的却是高兴,马人渣死了,家仇终于得报,这全靠无病。

    “好丑!”她红着脸轻拍打一下木易的坚硬,‘嫌弃’地低声说了一句,像是怕被木易听到要‘惩罚’她一样,噗嗤一笑,快速下床捡起地板上昨晚被木易扯裂的睡裙穿上,出房进入厨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