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二嫁世子妃 > 第258章 大结局

第258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瑾与柳明远两败俱伤,如今放眼整个梁国,再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比得上楚王。
  
  倒果真如苏婉兮所料那样,楚王率大军一路南下,却几乎如入无人之境,毫不费力地便直抵昌黎城下。
  
  昌黎城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如今更是城门紧闭,城墙之上满是士兵,弓箭相向。
  
  楚王大军就驻扎在昌黎城外不足三里地的地方,夜已经很深,只是营帐之中却仍旧点着灯。
  
  气氛有些紧张,楚王在帐中来回不停地踱着步,没有人开口。
  
  苏婉兮低着头,目光定定地望着自己裙摆上绣着的桃花。
  
  “什么时辰了?”楚王停下脚步,转过身望向一旁立着的亲兵。
  
  亲兵闻言,连忙应道:“寅时三刻。”
  
  楚王眯了眯眼:“都已经寅时三刻了,清酌怎么还没有回来?”
  
  苏婉兮拽着锦帕的手愈发收紧了几分,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是开口道:“父王不必忧心,清酌带着暗卫,且又有定北军跟着,不会有事的。”
  
  楚王闻言,没有再开口,只是紧蹙着的眉头却并未松开。
  
  帐中气氛愈发紧张了几分,外面似是隐隐约约有马蹄声传来,苏婉兮猛地抬起眼来,随即就听见有声音响了起来:“世子爷……世子爷回来了!”
  
  外面欢呼声一片,帐中众人脸上也俱是松了一口气,脸上有笑意扬了起来。
  
  营帐的布毡子被猛地掀了起来,苏婉兮抬眼望去,就瞧见叶清酌带着一身肃杀从营帐外走了进来:“父王,城门守将已死,守城兵死两千,降三万,城门已开,恭迎父王入城!”
  
  “好!”楚王眼中乍然迸射出一抹亮光,扬声道:“整军!入城!”
  
  众人皆是欢呼了起来,纷纷出了营帐。
  
  苏婉兮行至叶清酌面前,仰起头来笑着望向叶清酌,伸手擦了擦叶清酌额上的汗珠:“累不累?可受了伤?”
  
  叶清酌垂下眸子对苏婉兮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事,定北军勇猛,我毫发无伤,让你担心了?”
  
  苏婉兮摇了摇头,只是这样的谎言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这样想着,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清酌伸手握住苏婉兮的手:“走吧,咱们入城。”
  
  苏婉兮颔首,随着叶清酌出了营帐。
  
  大军早已经准备好,只等着叶清酌带回好消息便可拔营启程,叶清酌命人牵了马来,拥着将苏婉兮抱上了马,而后翻身上马,与苏婉兮共乘一骑,领着浩荡大军入了城。
  
  城门口刚刚经过异常激战,四处都是尸首,城门上皆是染上了血迹。
  
  苏婉兮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带着大军行至皇宫门口,就瞧见皇宫门口早已经有人候着:“徐瑾收到城破的消息,已经带家人逃了,末将派了人去追了,定能将那老贼抓回来。”
  
  “好!”楚王高声应了一声,骑着马入了那高高的皇宫。
  
  苏婉兮也曾随着母亲一同进宫过,那时候只惊叹于皇宫的金碧辉煌,却是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姿态再次踏入这个皇宫。
  
  皇宫之中有些乱,许是因为知晓昌黎不保,许多宫人都逃了,四处宫殿虽仍旧巍峨华贵,却十分安静,除了马蹄声再不闻其他声音。
  
  一路行至太极殿,众人方翻身下马,径直入了太极殿。
  
  太极殿中早已经有士兵进来里里外外检查了,殿中点上了宫灯,里面亦是狼藉一片。
  
  苏婉兮被叶清酌牵着手,跟在众人之后入了太极殿。
  
  楚王一步一步地登上那玉阶,立在龙椅之前,抬起手轻轻拂过那龙椅,沉默了良久,才转过了身来。
  
  下面都是跟在楚王身边的武将文士,见状,便都跪了下去:“臣等恭迎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本以为要经过几番恶战,才能站在这里,却不曾想到,胜利来得这样容易。
  
  众人皆有些恍然若梦的感觉,及至楚王入主皇宫几日之后,才稍稍回过神来。
  
  徐瑾到底还是被抓住了,被押送到天牢之中关了起来。
  
  叶清酌知晓苏婉兮心中执念,将徐瑾要了过来由他处置,又叫暗卫四处寻找君家人的下落。
  
  找了十多日,倒果真找到了。
  
  天气已经渐渐开始热了起来,只是早晚却仍旧还是有些凉意。
  
  苏婉兮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同叶清酌一同下了天牢。
  
  天牢之中阴冷潮湿,一进天牢之中,便有一股冷风迎面吹来。苏婉兮蹙了蹙眉,垂下了头。
  
  徐瑾与君家众人都被关在天牢的最里面。
  
  听见脚步声,牢中众人皆是抬起眼看了过来。
  
  见着是苏婉兮,君家众人脸上皆是闪过一抹亮光,君夫人脸上闪过一抹癫狂,快步冲了过来,跪倒在地,隔着那牢房的铁栏杆往外挥着手:“我们错了,我们知错了,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苏婉兮挑了挑眉,目光落在君夫人的身上,声音却是冰冷入骨:“放过你们?凭什么?”
  
  君夫人唇色泛着白,急急慌慌地道:“当初你在我们君家,我们可不曾亏待过你。苏府出事之后,我们那样对你也不过是被逼无奈,若我们不那样做,死的就是我们君府所有人的。苏家已经出事了,我们再怎样也于事无补,不如保住还在世的人,你说是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