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替换游戏 > 假装被救赎

假装被救赎


  除了金三角,银三角,在东亚最大的国家之中,贩毒集团也仍然活跃。
  行踪不定的一群人,警察连找根据地的办法也没有。然而伤天害理的事做了不少,依然没有任何报应的他们,把贩毒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
  领头的男人,留着络腮胡,也许是为了避免身份暴露,也许是为了避免招惹是非,这人看上去,是个猜不透内心的人。
  这个小集团成立已经数十年,帮派斗争不少,但生意倒还兴隆。原因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目标具有不确定性,只要你有钱,什么样式的毒品都能给你弄来。
  “老大!”
  领头男人应声而去,在小小出租屋内,有十几个弟兄,在门口站着的男子,多半是客户。
  男人眉目清秀,上下打量着领头者,缓缓说道:
  “我不是条子,我想要的特别的东西。”
  “这里的东西都很特别。”
  领头者对于男人的到来,具有一定警惕性,沉重而沧桑的男声传来,让对面站着的男人都愣了一愣。
  “我的意思是,想要一些被稀释过的。”
  “稀释过的?这些玩意儿沾了水可都废了。”
  “也许不用沾水,我只要仿冒品,不是行家也看不出来。”
  “嗯…”
  “放心,绝对不会倒卖。”
  “这样啊…”
  “价格按原价付,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就可以了,你们这样赚得也不少吧?”
  “要多少克?”
  “你看着办,钱一份不会少。下星期日我来取,这是定金。”
  说着,男人拿出一叠略厚的钞票,递给领头人后,长扬而去。
  真是奇怪的人啊…领头人老是这么美想着,身上有昂贵香水的男人,竟然会跻身于这个地方,买这种东西。
  罢了,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而且自己还赚得不少,摊上个大金主谁不高兴?
  …………………………………
  一直在抽烟。
  上面这句话,是沐凡心中所想,也为之所困。成海朔从上个星期开始,上完课后变宅在家,任谁呼风唤雨都与他无关,沐凡已经奇怪好些时日。
  好像什么淡了一样,这个男人好久没有露出笑颜,而是自己独自沉醉于烟雾之中,整日快混在仙境里不与世人打交道。
  抽上那什么,他就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桃花源…
  脸上的憔悴,身体的衰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增长。这些时日以来,成海朔碰都没碰沐凡一下。她本人不是喜欢欲火焚身的,而是人人都需要而不是喜欢的问题,这样的冷淡,这样的颓废,是个拥有第六感的女子都会奇怪。
  深夜,烟味再次飘荡出客厅,飘荡出走廊,终于,漫步到那个女孩的房间。此时此刻,她猛地惊醒,她意识到了,意识到了…
  月亮还在那里,它不会因为情侣的小打小闹而消逝光芒,它始终在那里,反射地球的光线,它始终在那里,太冷清了,太孤寂了,太可怕了。
  “你…”
  成海朔早就神智不清了,烟头早掉了一地,眼神满是渴望和空洞,手却不会停止没有规律地颤动,伸着,够着。可惜可惜,没有神大人帮助这个男人,他是不可能完成自己的任务的,够到女人手上的烟头。
  “给我…”
  “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你为什么会沾上这个?”
  “什么?”
  成海朔早就吐字不清了,赤裸着上半身,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这也只是在沐凡熄灭它以前。
  “给我!”
  “你在哪里拿到的?你是如何的身份,如何的人,还需要我,你的学生,你的伴侣来告诉你吗?”
  “给我!”
  他好像已经只会重复这句话了,这是他仅有的内心的挣扎,内心苦难波涛汹涌在外面的体现,那个气味,似乎是救赎他的唯一方法。
  沐凡知道这大概是什么,她不能熟视无睹这件事情。
  眼眶中有泪水在打转,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一个星期以前,还健康活泼,而现在早已是一副瘦骨如柴,倦色满面的模样,的姿态,的神色。喘着粗气,贪婪地吸食人间的罪恶,既吸这个,还酗酒。
  因为床底,全是威士忌的空瓶。
  一个不属于常人女子的力量,猛地抓住成海朔,紧紧抱住。
  “我求求你了,你别这样…”
  愈来愈紧,愈来愈近。她没有松开她的双臂,就像他第一次也没有松开他的双臂一样。
  好像就这样相拥着,成海朔冷静了不少,心中的渴望之火被名为爱情的泉水熄灭,脑中的罪恶之事,被名为相信的天使消除。
  “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啊…”
  想着念着。
  一整晚,直到那个反射地球光芒的卫星“消失”,那个亮堂堂的不知名火球升起时,沐凡才睁开她的眼睛。
  成海朔好像已经全心全意地,放松了自己,是的,全心全意地,融合在一起。
  地上的烟头,床底的空酒瓶,已经清扫一空,就好像昨天根本没有这些可怕的罪恶沉淀物一样。
  “啊,我真是救赎了他吗?”
  这是一个封闭式问题,常理而言只有“是”或者“不是”。
  可这次,他决定救赎她,因为她好像不是在利用他。
  谁知道呢?知道的话他就不会这么想,不会这么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