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长门女侯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只是来替他盖个被子而已,他这种态度是不是过于热情了些?
  
  他轻轻离了她唇,她赶紧开口:“等……等一等……我……”
  
  声音沙哑迷离,她一时之间被自己嗓音吓到了,这简直不像是她说强灵魂收割者全文阅读。
  
  “我知道。”他再次覆上她唇,那炙热吻瞬间夺去她呼吸。
  
  他双手带着一种令人失措热情,精确无误地探入她内衫,每一个碰触都像故意挑起她热情。她只是被动地迎合着他舌尖,仿若一个接着一个大浪向她打来,瞬间被卷入沉沦漩涡中,整个人如腾云驾雾般晕眩。
  
  好半响,他却突然轻轻地松开她,目光清亮地看着她面孔。她娇喘吁吁地躺塌上,雪白皮肤与乌黑长发形成了鲜明对比,透着一股不自觉诱惑。
  
  “榻上很冷……我可以去床上睡么……”他这样问道。
  
  江小楼呼吸一时停滞,隐约察觉到了他意图。他等待,等待她主动邀请他,从婚那一夜开始就一直很有耐心地等着。
  
  她终于缓慢,却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微微笑了,笑容里第一次带着幸福感觉,径直将她横空抱起,向床方向走去。
  
  负责守夜小蝶悄悄门外偷听,捂住嘴偷偷笑了起来。她轻轻推开门向床上望去,却是影影幢幢看不清楚,隐约之间,似乎有人叫着小楼,那清醇声音一声声地低唤,叫人心头也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
  
  清脆虫鸣一直房外隐隐响起,淡淡花香萦绕了整个房……
  
  独孤克动作很,不,或者说……顾流年很有行动力。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一对整装待发天策军顾流年一声号令之下,径直冲进了太子府。<>
  
  管家心慌意乱,直接冲入太子房间禀报,太子从暖和被窝里惊醒,甚至来不及披上外衣就径直冲了出去。
  
  庭院里,一群铁甲士兵四下翻找,有人冲进了马厩检查,突然大叫起来:“这里!”
  
  马厩下面有一块活动木板,上面用大青石压着,看起来格外隐蔽,当木板被打开后,便露出一个黑黢黢洞穴,通过数级台阶与外界相连。士兵们对视一眼,压住了眼底兴奋,很便将地下兵器轻而易举地翻找了出来。
  
  五百副铠甲,一千把弓箭,还有不计其数各种武器。
  
  早当今陛下登基初年,便已经公布禁令:“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凡都城小民,造弹弓及执者,杖七十七,没其家财之半。擅造军器者,谋反同罪,诛灭九族。”
  
  弓箭尚且不算什么,铠甲却是确确军器。太子殿下好端端京城呆着,为什么要地底下藏武器?
  
  太子脸色登时大变,谁,到底是谁,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他太子府地下藏了这么多武器?!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脑海速转动着,脸色一阵阵发青,整个人如坠冰窟。
  
  兵器只是一个发现,另一则重要发现是太子妃房中密室。刚开始士兵们以为那密室里藏着什么隐秘东西,后来却揪出来一个满头白发巫女。那巫女一身黑袍,面颊干枯,身形瘦小,唯独一双眼睛精干有神。她密室里享受着太子妃供奉,正吃着柳州进贡极品水烟,当士兵们将她扯出来时候,她嘶哑着嗓音大喊道:“老天会惩罚你们,一定会惩罚你们!”
  
  推推搡搡中,她仍旧不停地挥舞着手中权杖,干枯稀疏牙齿几乎要掉落下来。
  
  士兵们以一种厌恶眼神看着这个老怪物,太子妃究竟为何要内室藏这样一个人?
  
  太子妃脚步纹丝不乱,这种紧急关头依旧保持着高贵仪态,然而严妆浓粉,却掩不住眼底不安:“你们干什么?”
  
  “太子妃,是不是应当解释一下这女人身份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太子妃扬眉看去,顾流年正斜倚廊柱上,笑靥直如耀目阳光,唇畔却挂着一抹讥讽笑意。
  
  太子妃神情冰冷到了镇定地步,姿态高傲平静,一双眸子只能瞧见太子失魂落魄身影:“我藏了什么东西,这老妇人不过是我乳母罢了,她得了疯病,我又不能将她赶走,便只只好将她秘密养了起来,难道这也有罪吗?”
  
  顾流年缓缓敛了笑意,侧脸道:“太子妃到了现还辩解,寻常人又怎么会莫名其妙藏上这么多东西。”
  
  士兵们将刚刚搜查到东西兜头丢了地上,绣着万字福明黄色锦缎瞬间铺开,里面法器、纸符、木头人全都滚落地。
  
  太子面孔加愕然:“你——”
  
  终究是隐瞒不住,还是被他发现了。太子妃心口仿佛被一把钝刀刺入,一阵撕心裂肺痛。
  
  眼见顾流年笑得越发浓丽得意,那张脸简直比极品美人还要艳丽十分,实是可恶得过了分!太子妃轻轻地咬了咬嘴唇,暗自一咬牙,神色已经恢复了往日里宁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你们这是诬陷!”
  
  “诬陷?没有人比太子妃清楚这是什么了,有什么话都去陛下跟前解释吧。来人,把他们全都押走!”
  
  “顾流年,你好大胆子,我是当今太子殿下,你怎敢如此无礼?”太子气急败坏,脸色已经再无人色。
  
  顾流年轻轻笑了,眼底现出一点寒光,格外凌厉:“您如果能继续做这个太子,再来向我问罪吧。<>”
  
  跪皇帝面前时候,太子是一副痛哭流涕神情。
  
  皇帝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掩唇咳了几声,半晌才缓过一口气:“这一切都是你所为?”
  
  他眼神格外冷漠,竟仿佛湖面冰层,带着慑人寒意。太子心脏急促跳动:“父皇,儿臣真不知道犯了何等罪过,那些兵器以及巫蛊之物,都不是儿臣所有啊!”
  
  皇帝死死攥紧了手,指尖一点点因为用力而发出青白色:“那些东西就藏你府上马厩之下,难道有人能够趁着你不注意,悄悄你自己地盘上放上那些东西吗?!不要再装了,你这样不孝子所说一切,朕都不会相信!”
  
  “儿臣真是冤枉,如今只求父皇好好想一想,这么多年以来我何尝做过这样忤逆犯上事,一切都是有心人构陷啊父皇!我太子府来来往往上百号人,不知道谁是哪里派来,儿子日夜生活那些人监视之中,日不安寝、食不知味,简直是生不如死!很多人都盯着我太子之位,想方设法要把我拉下来,这次事情就是明证!好端端我怎么会藏那么多武器,又怎么可能用巫蛊之术还暗害父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