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长门女侯 > 第145章 无懈可击

第145章 无懈可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名:第145章无懈可击
  
  第二天一早,江小楼睁开眼睛,瞬间呼吸停滞。
  
  她身侧男子缓缓地睁开眼,一切仿佛都放满了速度。他那双犹如深潭眼睛,极为缓慢地眨了眨,这么近距离,这张脸上几乎找不到一点瑕疵,无懈可击完美。他眼神带着可以看透一切观察力,静静盯着江小楼眼睛。江小楼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居然一动不动。
  
  这种眼神,这样男子,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不由自主心动。
  
  “原本你是睡美人榻上,可是为什么当我醒来,你却睡了这里?”她眼睛这样问道。
  
  独孤连城轻轻弯起唇畔,眼睛里染了深浓笑意。
  
  江小楼清晰地看到了他笑容,一刹那,她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干,原来这个男子如此令人惊艳,他微笑时候,会让人心莫名紧张、发颤。
  
  不用去摸自己心跳,她也能听到失序声音。
  
  独孤连城如同墨一般眼睛注视着江小楼,嘴角上弯弧度恰到好处:“如果我不这里,待会儿他们进来时候要做何解释?”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敲门声。
  
  “二位主子,到时候起身了。”
  
  这是小蝶声音,江小楼一下子坐了起来,而独孤连城顿了顿,慢慢吞吞地说了一句,“那个匣子里……装着元帕。”
  
  江小楼这一刹那间瞪大了眼睛看着独孤连城,他却只是向她轻轻一笑,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怕继续这样看着她,会让自己深爱不自觉暴露出来。压抑心底感情,他不愿意让任何人瞧见,既然这张强大网已经紧紧地笼罩住了她,她又怎能逃得掉。<>
  
  江小楼起身然后放下了帘帐,这才吩咐道:“进来吧。”
  
  小蝶和数名婢女鱼贯而入,手中捧着江小楼今日要穿衣裳,还有准备穿戴钗环。小蝶探头探脑地向帘帐内望去,江小楼却拍了一下她头,小蝶连忙捂住额头,轻呼:“哎呀,小姐您轻点儿!”
  
  江小楼脸色微沉:“谁教你这么没有规矩?”
  
  小蝶吐了一下舌头,旋即便轻笑起来,语气是从未有过欢喜:“小姐,奴婢伺候你梳洗。”
  
  江小楼点了点头,按照正常程序洗漱、换衣、梳妆,见婢女们全都屏气敛息地站着等候着自己吩咐,以为她们是顾虑自己,便道:“你们去伺候醇亲王起身吧。”
  
  婢女们对视一眼,面上泛了点红,其中一人小心道:“回禀王妃,王爷通常都是自己准备好一切,不消奴婢们插手。”
  
  江小楼看了那一动不动帘帐一眼,微微轻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很有趣,原以为独孤连城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大少爷,可万万想不到他竟然不许那些婢女伺候。江小楼感觉到困惑,琢磨不透哪一个才是真正他。
  
  江小楼慢慢垂下了眸子,不得不承认,她看到独孤连城会有心动感觉,大概每一个年轻姑娘少女时期都会有一些幻想,梦中会出现俊美少年,不管是霸道,清冷,痴情,温馨,都会像戏里一般和心爱女子长相厮守。可是她很清楚知道,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那不过是一场少女梦幻,一种莫名迷恋。年少时光中你会很容易遇到一个人,情窦初开,生死相依,然而后结局又是如何,她曾经无数次欢喜,曾经无数次期盼,只是因为秦思……可是到了现,她竟然都已经想不起来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模样。或许她本就是个薄情人,又或许经历了重重伤害之后,她心已如顽石一般,再也不会轻易动摇。
  
  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独孤连城一样,他为自己所做一切,让她感受到一种无法抑制深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人,自己逃不掉他也避不开他,他用一切手段,将自己安稳、妥贴留了身边。<>
  
  口中说不明白,她是真不明白吗?还是心中仍旧存着对于信任和恐惧背叛。
  
  江小楼很清楚,是因为后者。她没办法再全心全意信赖一个人,没办法相信对方付出一切只是为了寻求虚无缥缈感情。
  
  思虑间,江小楼已经梳妆完毕,小蝶轻声提醒道:“小姐,今天还得入宫去拜见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
  
  江小楼点了点头,吩咐道:“我知道了,下去准备吧。”
  
  用完早膳,独孤连城和江小楼入了宫。马车停宫门前,江小楼刚要下马车,独孤连城却已经候旁边,向她伸出了手。江小楼略一停顿,旋即自然而然地将手放入了他手心。
  
  一路进入玄宁殿,皇帝早早就起来了,就着沏香茗用了早膳,便特意这里等着见自己婚侄子。此刻他穿一件明黄色葛夹袍,外面是石青色纱褂,腰间束着丝质缕金腰带,端坐御座,脸上露出一种格外欣慰笑容:“一转眼连城都这么大了,皇兄泉下有知也会十分欣慰,能有你这样儿子,乃是上天赐予他福气啊。”
  
  独孤连城只是淡淡谢恩,神情里除了恭敬外并无其他感情。
  
  江小楼看了一眼皇帝,他这段时日身体微染风寒,一直犯着痰喘,整个人比从前瘦削了许多,袖管显得空荡荡,但那份天子威严与气度不容置疑。
  
  “朕——”皇帝突然咳嗽了几声,宫女连忙捧上金痰盂,他咔咔两声吐出了喉咙里痰液,才微笑着道,“成家后就是大人,从前我说过那些事儿……你也该挑起担子来,切不可再推脱了。”
  
  独孤连城神情格外平静:“是。”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又赐下无数珍珠玉器给他们赏玩:“明月,从今以后你要好好照顾醇亲王,切不可以再任性,明白了吗?”
  
  江小楼只是垂着头应了。<>
  
  皇帝多说了两句话,便不由自主感到口渴,端起茶碗一饮而。一瞬间,浓浓茶碱刺激了他味蕾,喉咙里爆发出一阵咳嗽,宫女连忙上前抚着他后背。
  
  “请陛下保重龙体。”独孤连城道。
  
  “唉,老了老了,这两年身体大不如前,风寒总是忽好忽坏,朕真是力不从心了。”皇帝说着,眼睛却是盯着独孤连城,似乎窥测他反应。
  
  “陛下只是偶感风寒,不日便能痊愈,请不必担心。”
  
  独孤连城话很诚恳,皇帝点头道:“连城,朕正巧有政务要和你商议,你且先留下来。明月么……先去见见皇后吧。不过,她这两日身子骨不好,闹脾气,说话时候定要小心一些。”
  
  江小楼轻轻行礼,旋即退下。独孤连城望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叫她不必担心。
  
  黄女官前面引路,江小楼一路进入皇后宫中内殿。内殿里一派寂静,所有宫女都垂头屏息地站着,一个个仿佛化为了石像,显得格外冷寂。
  
  皇后娘娘果真歪床上,太阳穴贴着两块圆圆黑色膏药,眉心硬生生掐出了一道红痕,明显是头痛病犯了。
  
  江小楼向她行礼,她却视而不见。
  
  独孤连城违背自己心意成婚,皇后心头那股邪火一直咽不下去,这两天越想越气,头痛得天昏地暗,而且开始发高烧,几天人都爬不起来,太医特地嘱托定要卧床静养。
  
  眼见罪魁祸首就眼前,皇后自然心里越发恼恨,就这么让江小楼跪着,压根没有让她起身意思。可是看了半天,江小楼脸上没有出现皇后预期中愤懑不平或是羞耻难受表情。
  
  这丫头可真是厚脸皮,也是到了一定境界人。
  
  皇后只觉得格外挫败,黄女官见情形不太好,赶忙奉上一盏香茗,又退到了一边。皇后呷了一口茶水,终于感觉到心里火苗压了下去,才冷冷说道:“你这丫头终究还是如愿了。刚开始你入宫时候,我还以为你既听话又懂事,却不料临了……是你我心口上捅了一刀。”
  
  江小楼垂头,神情恭敬:“娘娘,小楼是个随波逐流人,一切都必须听从上天安排。娘娘虽然心爱醇亲王,可也应当尊重他意见,若是一味反感厌恶……反倒影响了你们之间感情。”
  
  皇后嗤笑一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没有我,你能有今日吗?”
  
  “娘娘对小楼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怀,感激娘娘爱护宽容。”
  
  “哼,就是因为顾虑着连城,所以我才会答应这桩婚事,这并不意味着我接受了你,明白了吗?”
  
  江小楼眉眼平静,面上却是一副虚心认错神情。
  
  皇后看见她这模样就来气,如今她虽然已经不再想要江小楼性命,但对于她好感已经损失殆了,如果可以……她希望这个女子再也不要出现自己眼前。可这如何能办到,这丫头根本油盐不进,顽固不化。换了旁人现躲避都来不及,她倒是胆大,居然还敢跑到自己跟前来晃悠。
  
  接下来,不论皇后如何冷嘲热讽,江小楼都是无动于衷,把皇后气了个半死,却又无可奈何,终究还是命黄女官把她领出去了。
  
  两人走到门口,正巧看见一名华服丽人宫女簇拥下到了。
  
  那众心捧月美貌女子满脸皆是笑意,转头吩咐宫女们都退下,这才无限感慨地道:“醇亲王妃,今日是来拜见皇后吗?”
  
  瞧见安筱韶一脸促狭笑意,江小楼仿佛没听出话外之意,脸上浮起一丝十分奇异微笑:“你这一大早……特意来看我笑话吗?”
  
  安筱韶脸色越发红了:“谁说来看你了,人家今天自然有别事。”
  
  江小楼嫣然一笑,眼神晶亮,心念一转道:“我听说十皇子今日也进宫来了,莫非你就是为了与他相会——”
  
  “……”安筱韶悄悄袖子下掐了江小楼一把,那力道极大,江小楼却愉地笑出声来。
  
  安筱韶瞪了她一眼,眨了眨眼睛道:“我觉得你嫁给醇亲王后,似乎心情很愉——”
  
  许是阳光绚烂缘故,江小楼微微上挑眼角,忽然染了一层淡淡红:“不是要去见皇后娘娘么,进去吧。”
  
  安筱韶忍不住笑意深,黄女官却已经走进了一步,歉意地道:“安小姐,娘娘刚刚睡下了,奴婢不敢打搅,只怕要请您稍候。”
  
  安筱韶闻言便立刻从善如流地道:“那我明天再来看娘娘。”说完,她拉着江小楼便往外走,“来,我近日刚得了一本一百五十年墨宝,替我好好鉴定一下。”
  
  江小楼被她扯着一路向宫外走去,安筱韶显得兴高采烈,把她那幅画描述得天上有地下无,恨不得立刻就捧来给她看。她们两人正甬道上慢慢走着,耳畔突然听到一阵严厉叱骂之声。
  
  远处过道人声极为嘈杂,不断传来女人呜呜之声。
  
  两名太监横抱着一个年轻女子,而那女子虽然生得美貌,却是云鬓散乱,衣衫破碎,极为狼狈模样。
  
  “哼,还想着伸冤哪,真是不自量力,陛下现可没空见你!”一名领头太监阴死阳活地冷斥。
  
  女子眼泪不断地流淌下来,只奈何嘴巴被布条堵着说不出话来。
  
  这样一幕,使整个甬道充满了肃杀凝重气氛。就他们抬着那女子走过来时候,女子似乎瞅见了她们,一个猛力挣扎,竟然从那两个太监手中翻滚了下来,半爬半扑倒安筱韶脚下。她呜呜着抬起眼睛,满眼皆是哀求之色。
  
  安筱韶紧紧蹙起了眉头:“你们做什么?”
  
  领头太监吃了一惊,瞧清了眼前两位贵人,笑呵呵地上来道:“原来是安小姐和醇亲王妃。”
  
  安筱韶宫中地位非同一般,她是皇后亲侄女,皇后没有女儿,对她百般疼爱,身份就跟公主没有两样,就连陛下格外宠爱华阳看到她也要退避三分。再加上旁边这位是炙手可热醇亲王妃……太监们是必恭必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