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六百七十二章:歇业的旅舍

第六百七十二章:歇业的旅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游戏时间pm14:19
  重新换回一身佣人礼服的科尔,或者说是科尔·多瓦面色苍白地走出地窖,向仍然杵在柜台后擦杯子的老头微微颔首后便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了。
  又过了片刻,摘下了那张幻化成科尔面容的【百态】面具,穿着前者来时那套同款全覆式皮甲的墨檀也重新回到了地面,将一张金币商会的凭证随手放在老者面前:“多谢招待。”
  “不客气。”
  老头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黄牙,那张堆满了皱纹的脸看上去七分像人三分像鬼:“毕竟我连一杯饮料都没有招待给你们喝。”
  “相信您只是为我们的健康着想才无意提供酒水服务。”
  墨檀瞥了一眼对方手中那只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的杯子,微微耸了耸肩,然后便步履轻盈地离开了这间鲜有人问津的破酒馆,与某人刚才出来时那沉重步伐对比十分鲜明。
  ......
  三十分钟后
  自由之都,无夜区云游者旅舍
  不知何时换回了那身白袍+硬皮书+鲁特琴组合的墨檀哼着小曲从旅舍大门前走过,他瞥了一眼那挂着‘停业半天,女仆进修中❤’的牌子以及周围那群情激奋、乌泱乌泱、密密麻麻的新老客户,轻车熟路地拐了俩弯,绕到了连根人毛都没有的旅舍后门处,跟回自己家似的溜达了进去。
  值得一提的是,正门前堆了那么多人而后门却一个人都没有的原因并非那些已经彻底粉上无夜区旅舍的簇拥智商有恙,毕竟这地方一共也就这么大,要说没人知道后门开在哪儿自然是不现实的,说到底,之所以没人试着去后门碰运气,只是因为大家都比较懂规矩而已。
  在自由之都这种把各种忌讳、潜规则印成册子甚至能砸死一只食人魔的地界儿,堵后门这种行为可是非常容易引起误会的,道理很简单,就拿云游者旅舍举例子,既然人家把大门关了,自然就是表明暂时不方便开张接客,你守在大门口提前排队也好、热情呼吁也罢都没有问题,但鬼鬼祟祟玩绕后这种勾当可就是标准的越界行为了,而在自由之都这种地方,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背景,任何‘越界行为’都会引发十分恶劣的后果,杀身之祸都排不到前面的那种。
  再加上这里并不是什么小作坊,而是势力所及之处遍布整个大陆、总部就建立在自由之都的云游者旅舍,自然不会有谁想给自己惹麻烦。
  而墨檀能走后门的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至少对于无夜区分舍来说,这家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自己人。
  “哟~今天什么情况啊?”
  从后门溜达进来的墨檀冲未鸯打了个招呼,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杯果汁,笑呵呵地问道:“外面都挤得跟生物课件似的了,这么好的生意不开张?”
  店内唯一还穿着女仆装的未鸯边扫地边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奇道:“什么生物课件咕?”
  “《受精作用》,别告诉我你没学过啊。”
  墨檀挑了挑眉,感叹道:“想当年那可是我没有提前辍学的唯一动力啊。”
  “你这动力挺特么别致啊......”
  趴在角落处一张桌子上的羽莺抬起头来,嘴角抽搐着干笑了一声。
  “客气客气。”
  墨檀十分受用地点了点头。
  “没人在夸你咕。”
  未鸯翻了个白眼,一边手脚麻利地继续进行着今天第三轮大扫除一边心不在焉地解释道:“今天没开张有俩原因,主要原因是这些日子生意实在太好,外加进货效率比较差的因素导致各种材料储备都告急了咕,要是再继续做生意的话,果汁兑水的比例就要变成1:10了咕。”
  墨檀先是喝了一口自己刚倒的果汁,然后狐疑地看了未鸯好一会儿,直到后者被盯得浑身发毛抄起扫帚作势欲打时才皱着眉问道:“你对果汁这两个字是怎么理解的?”
  “果皮拧出水也算果汁。”
  未鸯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回答,放下扫帚慵懒地抖了抖翅膀:“你有意见咕?”
  墨檀对她举杯致意,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意见,然后随口问道:“还有一个原因呢?”
  未鸯冲大厅角落的方向努了努嘴:“克罗最近心理压力有些大,工作不在状态,君君决定给他做一下心理辅导咕。”
  墨檀顺着未鸯的小嘴看去,发现君芜和克罗两人果然正在大厅角落处正襟危坐,一人金丝眼镜、笑容儒雅、侃侃而谈,一人肩搭抹布、面色憔悴、六神无主,氛围一片融洽。
  墨檀他也不客气,端着手中的‘果汁’就一步三摇晃地溜达了过去,随手拉开两人旁边的椅子往上一蹲:“聊着呢?”
  “嗯,聊着呢~”
  君芜温吞地冲墨檀笑了笑,然后又重新转头看向克罗:“所以呢,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滴明白?”
  正处于呆滞状态的克罗特别机械地眨了眨眼,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啊?”
  “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呀。”
  君芜露出了他那招牌般的、清爽明朗的、让人觉得如浴春风的微笑:“道理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么,克罗你意下如何?”
  已经快被话疗秃了的克罗拼命转动着思绪,整理了好半天才小脸煞白地问道:“您的意思是......让我继续努力?”
  君芜满意地点了点头,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然后再接再厉。”
  克罗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记得一开始明明是自己在抗议面前这个混蛋对麾下员工惨无人道的剥削与压榨,结果怎么坐下来聊了一个小时就变成自己要继续努力、再接再厉了呢?
  再努力就死了好吗!
  “那......那个......老板......”
  强忍着一巴掌糊死君芜的冲动,克罗在做了几个深呼吸后磕磕巴巴地说道:“您说的我都懂,但是......”
  “那不就得了。”
  君芜却是飞快地打断了他,一脸皆大欢喜的表情:“懂就好办了,快去干活吧,之前因为给你做心理辅导耽误的这小半天就不从薪水里扣了,你自觉点多加两天班就行,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做人本就该互相体谅才对。”
  克罗当时就慌了:“不,不是!其实我没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